悬着的小孩

字食族最爱『吃』文字,六个喜欢文艺创作的年轻人每周轮流执笔,书写青春岁月。

难忘的是他脸庞如一潭死水,平静说出那句令琛毛骨悚然的话:我们都是悬着的小孩,手里拉着气球,却永远飞不高。

从车厢这端走到那端,琛在人群中逆行,脚趾被高跟鞋踩了又踩,几乎快失去知觉。抱在胸前是刚才在早餐店买的肉松面包还有公事包,而那面包在这场推挤游戏当中已被压成奇异怪形。他用公事包顶在前方,尝试往前走,但显然地,公事包的威力仍不够强大,在几次碰撞后,他发现自己似乎只往前挪动了几寸,悻悻然发出一声“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