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踏出工厂,他再次仰视牌匾,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变化,原先无比刺眼的两个字,此刻显得异常亲切和温暖。

闭上眼,那一排排冰冷坚固的银灰色金属柱仿佛依然矗立在前。他知道窗外月亮早已高挂,但他不敢在黑暗中沉睡,他怕明早再次睁眼,周围还是那四面屹立的围墙。围墙禁锢他这十年来的生命、自尊、自由。他一直渴望的日子虽已如期而至,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喜悦之情。相反的,他异常的焦躁,在快捷酒店的单人床上辗转反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