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压力谁人知?

戴鹏程医生解压妙方:吃得好、睡得好、多运动、多沟通。(心理卫生学院提供)

排山倒海的工作、没日没夜的加班、赶不完的“死线”、同事间相互竞争……职场新鲜人面对压力时要如何抗压?

经济放缓、裁员、职缺僧多粥少,刚过去的一年里有太多不利因素,难免让人心慌慌的。

大环境不好,小人物的压力恐怕会越来越大。

2015年,任职日本知名广告代理公司“电通”的24岁年轻女员工高桥茉莉,入行半年一直长时间工作,最后她不堪压力选择自杀。最近日本当局裁定高桥茉莉是因为“过劳死”,公司有直接责任,最后社长石井直宣布辞职为事件负责。

这样的悲剧教人唏嘘,也提醒人们职场压力可能是生活的隐形杀手,人与人之间应当互相扶持,不要让人被压力压垮了。

新加坡职场可说是竞争激烈,压力不小,职场新鲜人面对怎样的压力?又如何善用管道纾解压力?今天请两位不同领域的年轻人及医生谈谈他们的抗压之道。

教师兼顾教书杂务 下班也离不开工作  

中学教师徐子慧(28岁)曾因为工作压力感觉自己像行尸走肉,尤其在特别忙碌的时期,连做瑜伽解压的精力都没有,回到家只想睡觉。

她说,不同行业所承受的压力不同,有的只存在于工作时间内,有些压力却会伴随你,即便已经下了班仍甩不掉。

她觉得教师属于高压职业,压力来自多方面,因为教师的工作不仅仅是教课,还包括许多行政工作,很多杂务必须兼顾。此外,学生的纪律问题、学习问题、家长等因素,都是压力的一部分。

“虽然都是职责所在,但是放工后许多问题还是会围绕着你,让你下了班也离不开工作。”

徐子慧现在每周定时做瑜伽两次,有时也上健身房,通过运动解压,尤其瑜伽让她思绪得以平静、舒缓。她也喜欢到不同的咖啡座改作业,结合工作与消闲,让生活更有乐趣。如果碰到学生,她就打声招呼,然后埋头改作业。不过因为她都选择远离任教学校、较安静的咖啡座,因此不常遇见学生。

平面设计师压力来自客户

27岁的平面设计师蔡燕君则庆幸自己不像其他设计师,没日没夜忙工作,她至少能做到尽量不把工作带回家。不过,这一行也不能说没有压力,行情不好,她担心来年客户减少,她的花红也会跟着减少。

蔡燕君曾因为疏忽了一个文字细节,结果客户要求重印大约5000份成品,公司必须承担损失。要照顾到每个细节,绝不能出错,其实也给人相当大的压力。

蔡燕君说,工作压力往往来自客户。每个客户需求不同,他们对设计的认知也不同,必须多沟通,有时候还得猜测他们的喜好,猜测他们的接受程度。不过她碰到的客户大多趋于保守,这让科班出身的她觉得没法全情发挥。

“有时候客户只想看到所有信息都出现在设计上,那其实只是在摆盘,而不是设计。”

如何纾解这种无法学以致用的苦闷?蔡燕君就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当“老板”,做一些个人设计企划。哥哥结婚、侄儿满月的时候,她就动手做手工艺品,满足自己的设计欲望。

满足感也是抵抗职场压力的重要元素。

2017年,蔡燕君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发挥创意和所长。

一般忧郁症患者 四年后才求医

压力会导致忧郁症吗?

心理卫生学院社区精神科专科顾问医生戴鹏程受访时指出,与压力有关的精神疾病一般为忧郁症、焦虑症与精神分裂症。不过病症的成因不一定是压力,也可能是因为脑部某些化学物质出现异常情况。成因往往复杂。

戴鹏程医生认为,要及早发现或避免精神疾病,首先要对相关疾病有所认识。

根据2011年公布的调查,本地人往往要等到患上忧郁症四年后(中位数为四年)才求医。

戴鹏程医生曾协助一名病患,他在服役期间因持枪会发抖而申请转换单位,经脑科医生证明后获准转调担任文职,却引起周遭人的闲言闲语,备受排挤。服役结束后,他进入国大电脑系,结果不到一年他考试成绩一塌糊涂只好退学,一直呆在家里。两年后家人才觉得不对劲,带他求医。

我们该如何察觉问题呢?

戴鹏程医生说,如果一个人平时很开朗,突然间情绪与行为有了大转变,且这样的转变维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家人朋友就应该带他去求医。他也提醒,不要因为怀疑家人或朋友可能患上忧郁症而改变对待他们的方式,应该保持彼此间正常的态度,主动帮助对方渡过难关。

针对忧郁症,治疗方式一般为辅导、药物及电疗。

如何保持身心健康?戴鹏程医生的建议很简单,那就是:吃得好、睡得好、多运动,此外也要和家人朋友保持联系。

热词 :

忧郁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