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当木工承包商 以掌上老茧为傲

张悦不摆老板的架势,常常亲自上阵和手下的工人一起干活。(萧紫薇摄)

21岁的张悦创业当承包商,年纪轻加上在以男人为主的世界里打拼,使她经常遭受冷眼或被刁难。然而,她不曾想过打退堂鼓,甚至决定暂缓进大学,先扩展业务。

“为什么只有男性可以做木工承包商?”张悦(21岁)反问记者。很难想象面前这个笑意盈盈、语气平缓的女孩会选择创业做承包商。“与其每天将大把时间奉献给打工的公司,还不如自己创业,这样不仅可以有时间多陪陪妈妈,而且也比打工赚得多。”

原籍中国河南的张悦,从小随母亲移居新加坡,现为本地永久居民。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到大没缺过钱,“妈妈即使再辛苦,也坚持给我最好的生活。”现在长大懂事了,看到母亲为自己做出的牺牲,看到母亲脸上沧桑的痕迹,张悦很是心疼,于是决心不再让母亲劳累。

张悦决定自立门户,利用母亲之前任职建筑公司所积累的人脉、供应商和客户资源,创立一家工程公司SGW Engineering。为了制造陪伴母亲的机会,她也聘请妈妈担任公司的项目顾问。“生活中,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工作中,我们是合作默契的商业伙伴。”

自己当老板不是件易事,回忆起创业初期的艰辛,张悦还是有些哽咽:“这个行业很少有女性从事,从19岁开始做的就更少了。刚开始得不到同行认可,我去找人谈合作,别人看我年纪轻,根本不会认真地跟我沟通,往往都是敷衍几句就没了下文。”打开市场,比张悦想象的要困难许多,受冷眼、吃闭门羹的情况她已见怪不怪。

兼顾事业学业

张悦目前是义安理工学院中文系学生。为了压缩成本,她还得自己负责公司的账目。学业事业两头兼顾,常常睡不了多少整觉。“忙的时候,我漏夜从工地监完工,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后熬夜赶功课,做完功课还得记账,有时候做完天都亮了,洗漱一下就又准备去上学。”

在工地的时候,张悦也会给工人打打下手,加快进度。“干活的时候,手掌老是会被木砸到,或者刺到,现在满是老茧和伤痕。”不过张悦对此颇为自豪,她说,这是她经济独立的鉴证,每一分辛苦钱都是靠自己双手赚来的。

年纪轻被刁难

踏入社会,成人间的利益交织也比校园里的同学关系复杂得多。张悦说自己曾多次遭到工头刁难,对方看她年轻以为好欺负,验收的时候故意鸡蛋里挑骨头,百般刁难,甚至拖欠劳务费。

此外,她也感慨谈生意的时候,跟精明的甲方周旋,简直就是在考智商。老练的生意人会故意讲很多专业领域的名词唬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家牵着走。自己稍不留神,就极有可能落入对方话里的圈套,错失争取利益的机会。

人力、租金、赋税等运营成本鞭策着张悦不断进取,一刻也不敢懈怠。为了让起步阶段的公司尽快成长,不管一个工程能赚到多少,张悦都会接下,并且在完成每个项目后总结经验,下次改进。

“有时候,越是刁钻的客户,我就越想去接洽。因为客户的高要求对施工团队来说是很好的磨炼,所以我反而更喜欢迎难而上,完工后也更有成就感。”

下个月即将从义安工院毕业的张悦打算暂时不考大学,继续经营公司。“因为现在公司规模还小,所以不会接特别大的工程。一来人手不够,二来如果搞砸了,不但得自负亏损,也会丢失信誉,所以还是循序渐进。”

最近,张悦的公司扩展了业务范围,新增水泥工、水电工等承包项目。等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她还准备进军木材家具和室内整体装修等领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