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灵佶:天籁

他再次将口琴掏出,捧到嘴边,吹起了那首他早已烂熟于心的调子。这次他是吹给那个女孩听的,他希望趁女孩还能听到时为她吹奏一次,因为以后女孩就听不到了。

他低着头,靠墙坐着,身前摆着一顶黑色麂皮牛仔帽。说是麂皮帽子,其实麂皮早已剥落得所剩无几,黑色内胆如今已堂而皇之的成为了主角。帽子里面装着一些铜板和纸钞,那些钱和它们的主人一样——破旧且毫无光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