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侠绑架正义

中国影星吴京捐助100万元人民币给四川九寨沟地震灾民,却被键盘侠嫌太少,“逼他重捐。有网友指出,这些键盘侠在网络上以各种恶言“伸张正义”,其实是妒忌心在作祟。

一部用美式英雄片来包装和宣扬中国“国富民强”的《战狼II》,上演13日即狂卖33.92亿元人民币(约6.92亿新元,下同),刷新中国票房纪录,让导演兼男主角吴京成为中国国民英雄、票房之王、中国兰波(Rambo)等等(请自行冠上相关称号)。人越红,靶子越大,除了排山倒海的瞩目和仰慕,要挡的弹箭也难免更多。

最近发生的四川九寨沟地震,吴京慷慨解囊,捐了100万元(约20万4100新元)。和其他乐捐的艺人——譬如刘亦菲捐款50万元,孙俪夫妇捐款80万元——相比,这款项肯定足以名列前茅。但鉴于《战狼II》狂扫中国票房,有“键盘侠”看不过去,嫌吴京的100万元太少了,叫嚣要他捐出至少一亿元才对得起买票支持他的广大民众。

20170906_lifestyle_keyboard1.jpg
中国武打影星吴京无惧“键盘侠”的恶言逼捐,他认为做慈善只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互联网)

“逼捐”情况恶劣

捐出这笔不小的数目居然还被嫌少,被逼重捐。这“逼捐”的奇葩现象,在中国被称为“道德绑架”。

被“道德绑架”“逼捐”的,不只吴京一人。有网友见《楚乔传》收视率这么好,也点名演员赵丽颖和林更新去捐巨款;2015年演艺圈纷纷给天津塘沽爆炸惨案中牺牲的消防官兵家属捐款,当时成员20岁还不到的少年团TFBoys捐款30万元,还被网友喷说少了,不够,重捐!巨富马云也老是被网友逼捐,威胁不捐款就不逛淘宝,要把支付宝和淘宝应用软件给删除。

把人强行掳走,挟持其家人、亲友付钱或接受俘虏者开出的条件交换人质。绑架就是这么一回事。

侠客又何谓?专门路见不平、劫富济贫、拔刀相助的仗义人士,好比英国民间传说人物罗宾汉,就是侠客了。

然而在中国网上,“键盘侠”的名声却带有贬义。现今网友对这些人的定义是“部分在现实生活中胆小怕事,但在网络上大放厥词,发表‘个人正义感’言论的人群,借由正义之名挥动言论的利刀恶意攻击和加害于人。”

“键盘侠”一词是从《人民日报》一篇毕诗成的时评《激励见义勇为不能靠“键盘侠”》中诞生的。2014年,山东招远市一名女子在一家麦当劳快餐店用餐时,被六名邪教组织成员要求提供手机号码加入组织,被拒绝后遭围殴致死。女子在众目睽睽下被打死,引发网友声讨挞伐,谴责现场围观者怎么没人出手援助。事实上是有的:餐厅女经理两次出面制止暴行反被打退,10名群众赶紧打电话报警,只是却被网友过激的谴责声浪淹没,仿佛众人只在围观,眼睁睁看着女子被打死。时评作者写道:“笼统地用‘麻木’和‘冷漠’去指责他们,有失公允。”

键盘侠有损健康社会风气

笔者进一步将骂声最大的网民称为“键盘侠”:“设置出两套道德标准——一套用在别人身上,‘你怎么能不管?’;另一套用在自己身上,‘我管了会不会有代价?’,就像有人在网上讽刺的‘键盘侠’一样,遇事置身事外,网上义愤填膺,这种‘分裂’,无助于健康社会风气的养成,也无助于走出‘见义不为’的困局。”

最近在国家图书馆借了本香港作家的专栏合集,翻阅内页见有人用铅笔做了恶毒的眉批——几乎半本书,只要有空白处,这位读者就会用娟秀的文字眉批吐槽作者的论调,在我看来对下一位借书者根本就是一种语言暴力,逼迫人“观赏”他吐出的恶臭浓痰为乐。这本书自然是看不下去的了。阖上书本,我希望这位仁兄或小姐尚未发掘互联网,以他/她的怨念,难保会成为键盘侠中的头号毒友之一。

妒忌心助长键盘侠

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助长键盘侠的不是正义,而是妒忌心。看不过别人成功,比自己好,妒火点燃仇恨,透过键盘,向社交网射出一支支怨毒的箭。键盘侠人多势众,声势壮大了就变成隐形的暴民,所谓的伸张正义,最后成了变相的霸凌和集体迫害。暴民的恐怖行径早就存在于人类历史,回头看看3K党、文革,还有最近美国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事件就足以为证。恐怖的是,互联网匿名、隐形的性质,让这恶毒火把燎原的速度更快,范围更广。

对于键盘侠的逼捐,吴京最近作出了回应:“慈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无论多少……我还会将慈善进行到底的。”

的确,良心是化解键盘侠毒素的良药。问心无愧,过得了自己的那关,谁都拿你没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键盘侠 网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