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巧列车

  女人离开之后,斜对角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也离开了,空荡的列车开始加速,与速度成正比的空调系统吹出强劲的风,那浅浅的积窪很快就干了,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唉,被留下来的总要独自承担这种水过无痕的情状,但那种委屈久久不能平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