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秋歌

吴启基

秋风乍起,红叶初落

那年,我到江南

问路,寻柚

石子迎客,一路颠簸

知我要来,茂盛的叶子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七个柚子的

头颅,争相露出

青黄、好客的

圆脸

为何这么少,难道今秋歉收?

“也不是

剪枝、拉枝

除杂草去弱条

忙了十年,也就这么多。

它不是稻米

可以一年两收

柚子是,十年才一收。”

抬头望时

风大,高处密张的

枝叶,满天的

手臂和

手掌

树枝撞

树枝,发出对访客

硬硬的

讪笑

也有赞赏的

时刻

叶子拍

叶子,掉落对访客

软软的

掌声

当我理解:

“柚子不接受任何的农药和化肥

否则,不是柚子最好的朋友和知己。”

一切就发生在:

我向果农表达了,对一座果园的

敬意

距离一棵柚树和七个柚子

三尺还不到的

站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