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雨夜,一个女人

她站在第三层楼的会议室,看着落地窗外的生产流水线,把一个个的记忆储存器,经过一翻一转、折叠、移位,再翻转、抚平、热压、喷码,由机械手移置到另一条自动的输送带上的外包箱里……人生,也不就如此地翻转叠移中,形式化地重复与运行着,活着。

“嗒——”的一声,门打开。那个头衔为董事长的Mark匆匆进来:“让您久等了。总有一些急件要处理。——桌上的龙井明前茶请慢用,过一阵子,我再陪您到另一栋厂房去。”他把电子遥控器一按,前方水晶般的窗子慢慢变深,一下子就把外边的景观隔离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