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两首

伊蝉

转角以后

最初,我将影子走成一条孤线

直到抹角

撞上一墙斑驳

瓦下的月光簇拥足印

寒雾不允许你向我微笑

它想深埋的

不只是这趟迎面而来的机遇

更是我很早就想结束的逃亡

我在岁月边缘放缓脚步

因我乏了,并且惊悸

除非月光遍覆,像母亲般托护

并细声哼唱一曲摇篮

否则在这以后

梦的悲剧将继续发酵

季觉

花瓣坠地的刹那

是一季棒喝的领悟

不必怨怼

秋风

其实很凉

生命经常苦涩

回首时

却有一股重新活过来的淡香

霜雪不曾彻底将心冰封

春到就会温暖

懈下糖衣

动荡中逆水择善

即使孤单

也是静默的喜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