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茸 ——给南大中文系 第八届毕业生

周昊

在记忆茸茸的斜坡上

没有什么是停滞的

我们竟用了四年的聚焦

来框定一瞬间

边界早被众声模糊

快门撰写不完的

留给泪与酒吧

在记忆茸茸的斜坡上

得与失的流线相互缝补、编织

披上最青涩的长袍

流浪便不再寒冷

我们在彼此的天空中游玩

摘集闪烁的浪花与贝壳

把喧哗揉进年轮

树便从鸟声中飞翔

在记忆茸茸的斜坡上

回音是古典与现代的轻叩

用呼吸翻译笔迹

从字里行间索取的暖

应当传递给世界

我们是向外紧缩的同心圆

方形的追逐也有波纹与弧度

重量在抛与接之间折射

在记忆茸茸的斜坡上

让那些滚动的光影靠得很近

让它们旋转、交叠

为日后的涉足提供厚度与亮

如果明天你无法再为什么而停留

如果明天必须快步行走

甚至要为某些锋利而奔跑

答应我,别忘了回首——

我们曾经躺在记忆

茸茸的斜坡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