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总是这样设定

夜的旋律与梦的长短

清脆的鸟啼声中,早晨微微的律动

然后轻轻的,在电话触屏上

掀开惺忪的睡意

漱口

把牙缝间的纠结

及压抑的语言吐给

淡定的水槽去过滤和分析

让控油保湿的洗脸霜去维护

逐渐粗糙松弛的信念

把一些生硬的看法

和稀疏的杂念

仔细的刮干净

接着,用发胶

把目标和姿态从头固定好

又是一天的

开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