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马拉对于政变的回复

陈济舟

永远

无法承载罪恶的海港

用最

哀伤的惘然唤起浪的寂寞

海鸥

以带有灰色覆羽的双翼拍打着岸

城市

比大地广阔,比天空抒怀

在铺排,在生长

塔克西姆广场上红帆飘扬

众“星”拱“月”地歌颂“民主”

身着黑色的波卡的阿拉伯女游客

向这样的“民主”致敬

拒绝希贾布的土耳其摩登女郎

纷纷逃亡

她说昨夜

她在阴暗的巷弄里被“民主”攻击

Minerat, Huzun

Bosphorus, Huzun

Religion, Huzun

Politics, Huzun

Huzun是她口中的哀伤

一海之隔

那边的“风浪”转瞬化生成这边石滩上

一只安宁的老狗

流寓,居无定所

因为,主人给了它一个吉普赛的名字

它用苍老的身体,

摆放出一种马尔马拉的姿态

对话,向着海的那边

沉默的肢体

海鸟都栖息在波涛上,也向着海的那边

把沉浮诉说成

另一种自由

风的港湾,水的臂膀

它们又都赞颂了什么承载了什么洗涤了什么

遗忘是折光

照着海岬里的狗

寂寞的狗,坐着看海

哀伤的人,奔赴远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