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眼泪卑微地流给心房

在听雨的夜里

桐花落在身后的春天

还有多远的路程

我们可以走完恒河的冬天

持斧伐薪的爱人啊

你游不过冬天的恒河

所以,你只能记得今生

而我在河的东岸

仔细揣摩西施的愁眉

烧吧,烧你旅行过的桐枝

烧陌生人走过的桐叶

烧我们一路丢下的故事

还有多远的路程

我们可以

在火中穿过恒河的冬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