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能

妻坐在睡床上反复播放同一个视频已经整整一个小时,我好奇挨着她跟着看了一遍。视频里的演说者侃侃谈论如何快速有效地学习新技能,然后总结基本上从一窍不通到学会并应用一项新技能只需要短短20个小时的时间。

“这可挺有趣。”我说。妻转头以一副充满怀疑的神情看我:“你相信?”我耸耸肩噘嘴表示同意。妻一反往常并没有与我展开辩论,只是安静地望着我好半晌,最后同意和我打赌。熄灯躺下以后,我仍惦念着妻刚才的表情,什么时候她瘦得连原本饱满的双颊如今竟微微凹陷,总是闪烁着自信慧黠的黑眸又从什么时候起宛如黏了满眶的隔热膜,对外或外人向内投射的情感都被膜纸吸收掉大半的光和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