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南子

冰川步行

我蹑手蹑脚步行在

千古凝结的固体上

冷,透过厚重的棉衣

侵袭我的脉搏

远处的山峦

以白色的雾气遮住脸庞

仿佛抗议人类

以足迹污染宁静

一辆铲雪车

死火停在冰川上

它的任务是把游人

凌乱的脚印铲平

一栋木制建筑

顶着寒风倚在山石边

屋顶挂着迎客的招牌

巨大的温度计显示只有八度

我小心翼翼,预防滑倒

只听群山一阵哄笑

以风的语言调侃

渺小的人类竟想征服宇宙

长江图

千山万树的 泪滴

涓涓汇集

成为浩浩荡荡的

水流,从唐古拉山麓

一路奔驰,蜿蜒

如今,你所看到的

一望无际的流域

在东海出口

对岸呢?依靠摆渡人

像一支针和一缕线

密密缝上两岸的信息

我要溯流而上

你要顺流而下

在江上重逢

夜鸮开始啼叫

彼此凝视

苦涩地微笑

此后,千亿年后

此文明消灭

另一种文明兴起

也无重新谛视的希望

苦蝉

我痛苦的哀鸣

声波如一支闪亮的梭镖

穿破树林稀薄的空气

围绕着不同树干之间

回转

清晨的露水

随着阳光抖落

我好冷,又是一阵哀叫

可恨,那些雅士

以为我是在欢畅高歌

不,不,我是一只苦蝉

我感叹生命的短促

过了今天,阳光转移

我也不知道

明天我是否还能发出声音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