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红楼的爱情故事

此岸红楼。

彼岸和此岸,原来都只是他乡异域,如今却是心所依恋。

我的生命中有两座红楼,一座在彼岸;一座在此岸。——题记

“就是这里了。”伊莎贝拉说。她先跳下车,随即帮我开车门,蓝先生和外子也跟着下车。在一个有月光和星光的夜里,我仿佛又见到彼岸的红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