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筠:在休闲中修行

带着修行的心,四个人直奔阳明山。车子开到半山腰,望着极其陡斜往下行的山谷,司机胆怯不敢把车往下开。看远处山头云雾萦绕。师父雅居果在云深不知处。最后,众人只好下车步行,步履维艰拖着行李且行且停。

叫门不应,才知旁有侧门,见一石牌,上刻一诗:

入园轻敲迎客钟,

钟声悠扬御山风,

敲醒五浊生死梦,

回归身心莲花源。

推门入园内,发现别有洞天。见一大石,上刻“长春园”。 师父该是采药去,听到外有人声,出来的是师姐,一脸喜悦道:“大家辛苦了,知道你们会来。”不久,从厨房里端出碗碗热腾腾的面,暖呼呼地慰劳饥肠辘辘的“饥民”。

园子不小,绿绿苍苍,竹林处处;虽已入秋,但园内枫树尚绿,樱花未开。放眼看去,篱笆旁压枝低垂的长枝,楚楚可怜地挂着三个毫不起眼的蜡黄果子。趋近一看,才发现是柿子。近在咫尺,孤身独茎的木瓜树,叶已掉尽却是子孙满堂,硕果累累。正是一叶一菩提,世间万物皆有其生存之道。

整栋楼房就嵌在半山腰,依山而建;石缝间千丝万缕水链蜿蜒而下,汇成一池跳珠活水。断木为桥,连接两端。近邻就是方便处,曰:“听雨轩”。曲曲弯弯的楼梯直达楼上,竹子为篱,木材为板。楼上客房约有五六间。有一空旷处,挂一牌子,直书:

在休闲中

修行

从左读去往右读来,都行!

接下来七天,我们将困在山谷中,修心养性。

听说台风刚离境,这几天又有台风再来。心中有些忐忑。请示师姐,她老人家一脸坦荡荡。想必台湾人已练就一身本领:处变不惊。

昨晚一夜雨声风声滴水声,点点滴滴声声伴天明。一早起来,觉得空气分外清新。坐看山岚翻滚远山空濛,身心放空何尝不是修行?几天下来未有粒米落肚,尽在体验酸甜苦辣的舌尖滋味。众人方寸频频把持不住已将脱缰的野马:日思台北的风花雪月,夜想阳明山下的歌舞升平。最终敌不过欲望的威迫,派小师妹恳请师父让我们下山来一番纸醉金迷,目迷五色。师父斩钉截铁就是一个“不”字。好不容易等到第五天,蒙师父开恩,做了早课吃了早饭带我们出游。

师父身兼导游和司机,要带我们去看台湾文创产业。沿途阳明山风光无限,天也放晴。三两村姑摆摊卖柿子,红彤彤的柿子叠得高高。师父说,如果是12月来,那时樱花夹道,游人如鲫,车车相连,另是一道风景。车子向山上徐徐驶去,不久,也就到了。

下车参观一大园子,又是惊叹连连。 园内石桥石凳石桌石塔石猴石佛,小巧精致,造型独特,个个角落透着浓浓禅味,处处皆为电影最佳取景点。

与主人攀谈,果真谈吐不俗,世外高人也。原来主人早年是影视界监制,汲汲营营在两地两岸奔波。前年放下一切繁华,带了妻儿子女,回归田园;在此开了一家餐馆,一间茶室;一餐一食,一蔬一果,用心烹用禅调,再以姜太公的心态经营。闲时看云看花看草,日日观山相看两不厌。

时已近午,空中飘洒霏霏细雨,烟雨中投下丝丝颤抖余晖。师父推门撑伞走出来。

烟雨、斜阳、竹林、荒郊、行僧,70年代大导楚原拍古龙的武侠电影,不是屡屡出现如此如痴如梦,疑幻似真,凄美动人的画面吗?步出园子,瞥见一巨石,上头隽刻长联,乃清朝广东才子宋湘路过梅岭,在驿站旁凉亭休息,见世人营营碌碌奔走在生命路上,一时心有所感,随即题了一幅150字长联,并请雕匠刻在亭上。摘录其中几句:这条路来,那条路去,风尘扰扰,驿站迢迢。带不走白璧黄金,留不住朱颜皓齿……不就是主人厌倦世俗淡泊心志的写照?

起日山中修行期限已到,收拾行囊准备下山。师父要我们谈心得。突然想起前一日,在一禅寺看到石壁上几个硕大无比的字。回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