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骏:开始

窗帘静止不动。只有少许阳光从缝隙间勉强挤过,蒸发了地毯上的咖啡渍。淡淡的咖啡香与霉臭味,成为鼻子以往的闹钟。疲倦的双手在被单中挣扎着,企图将肉体与床褥分离。然而沉重的被单,究竟敌不过万恶的地心引力。

适量的运动使脑袋开始活动,浮现一千零一个理由与借口。有的之前已使用过,有的又太牵强。筛选到最后,总是在手机铃声的催促下才从被窝里爬出。也许是习惯使然,在不知不觉中将冰冷的大衣套上。原本在角落发呆的尘埃,也开始在阳光内蠢蠢欲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