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济舟:梦画

我仿佛看见从画中飘下一串白色的太息,轻柔地落了满床满地,连忙将它们从浅茶色的松木地板上捧起,和在水里,吃了,急忙裹进有五百针织的埃及棉的白色床单里,数着天花板上那一抹银河中的群星,渐渐地合了眼,就此入了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