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蒸不熟的铮铮老骨头——写街头一捡纸皮老妇

我是一 推不动 踩不扁 蒸不熟 死不去 

腰直可曲 腿短可伸 

的 铮铮老骨头

凭那 芸芸众生 贩夫贵妇 达官政要 正人君子

都要去斜眼看 嘴角哼 颐气使

我依旧是那叠也叠不完 估量也估量不了 几斤重

的区区纸皮妇

我手点一寸烟

指捏皱纸钱

好像清算自己命数 好似祭奠自己今生

香的我观音庙拜过

辣的我日头下尝尽

媚眼神也香过法兰西 上海玫瑰花露水

身也辣过半老徐娘 娇羞黄花 偏偏梳起不嫁头

休要问出身? 我当非英雄,亦非那闺阁娇娇女英雌

我三水来 十五落户南洋红巾头上戴

千石筑起 十里万丈高楼佝偻背上挨

我纵是一被命运驱使 时间左右 的木头老推车 不喜新 不厌旧 支持环保 欢迎再生 天也要收拾大地 地也循环黄花 宇宙也会回收我 我是那路人偶听的墙里笑 攀出老墙外的一支花 誓做那曾水当当 响当当 硬朗朗 的历史再生能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