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永华:新柔长堤

左掌是岸

右掌是彼岸

岸与彼岸

时不时会丈量左掌与右掌的距离

远得那么近

近得那么远

朝临一襟露

暮辞一夕红

云过无声

脚印踏着脚印

胎痕驶过胎痕

一串蝼蚁横越马路

急是人生

挤为生活

急急挤挤,挤挤急急

挤被急所累

急为挤所困

长堤常有歌

挤与急的精彩

周末与周日在较劲亢奋的温度

寻欢作乐在排队

赖皮的车习惯越位违规

一部从短篇写到

长篇的小说

不预设情节

随性演出惊险

怒口抛石

恕心开莲

不过一场起承转合

仰卧在海的啸声

唠唠叨叨了近百年

跳起的浪头大大小小沒停过

历史风雨刷洗着长堤

日晒回暖了新柔长堤

不忍记起1942断桥的惨裂

不愿再提1964封桥的唏嘘

把不忍不愿踢成落日

让旭日回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