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开往…… 远方

一如往常把自己送入地铁车厢,如同走进一只巨兽口中。窗外安静地下着细细的雨。我听不见雨的呢喃,只看到它簌簌而下的眼泪。列车继续向前,它有它的轨道,注定它的前程。它是有方向的,却又是没有方向的。走着被安排的路,不容许一点儿改变和创意,完全丧失自主权,那还能是方向吗?

地铁车厢不满,还有稀稀落落的空座,但我不愿意坐下。站着,可以看看窗外,看看被雨淋湿的事物和心情。天空是不悦的,暗沉着一张脸;路旁的大树是凄苦的,垂着头弯着腰却离不开窘境。一个人最坏的情况不正是如此?明知道环境很恶劣,却还拥抱着不肯放手、不能放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