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公分

那是一个没有人有理由可以说自己是脑残的清晨

所有的不满和投诉早已死死

掐住我的两条肋骨

每次来到和死神交接的门槛前

总是胆战心惊

欲哭无泪

吸口气,好容易又挤到活命的新街口

于是大人和小孩又欢欢喜喜地

上班上学去

可我早就发觉最近死神的眼眸

不再像过去那样混沌和迷惘

整个早上

在上下起伏的惊诧连连里

拖着疲惫的身躯

忍气吞声、屏气敛息

我又升降到虚拟的天堂和真实的地狱

真的好想好想

吐口闷气和怨气好好歇息

可就是没人来搭理

更别说有工人来检查和修理

只好再撑持、再拉扯下去

拉扯紧绷的思绪

认命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