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中上环之掠影

沉默的岛屿,越夜越灯火通明

看似百无聊赖中,充满

新旧夹杂的秩序;时而热情时而冷漠

商业大楼,街边摊贩

夹杂汇集出很多峦坡,上下接气,

你我相望,彼此灰头土脸

太多支笔,太多部电脑,刻画

出的形象,从虚构中真实,也从

真实中虚构,更如多个世纪里

诸位孤芳自赏的傲气——

辉煌的旮旯,废墟般的大都

意识流萌芽,茁壮后却长久无法言语

人们更了无兴趣知道他者的想法

恍若有点暗涌,有点压抑

对岸,林林耸耸的,返照了

家乡敬慕、顺从中衍生出的热情

灯火照不亮的眼神,似乎

都一样,而在高压氛围下的生活

似乎也都一样。母亲说:

人比人气死人(穷人安慰自己的说辞?)

这里,他们瞳孔中,好像更加坚决

更加期待某种和平与战争之间随时爆发

参茸行、药材店、当铺里的真假

随着维港穿往的货船,越显得不重要

更多幻想仍停留在茶餐厅里,四目与我

交接的老板娘。每项加钱都似打折的服务

没有太多的语言,无胜多少个五十年不变

(吹拂了五千年的海潮,惊涛裂岸时,可有

保佑过投票箱里的理想国——或许,从来

也不是那么轻易的一种抉择)

更多的冷漠中潜藏的结构,是种

自我调制出的快捷、有效

是表示自己具有生产力的生活步调

老字号,依旧是老字号,新开张也可能

变成老字号,无谓新旧,市场里的协商

从不是麻将馆里出千,或星爷电影里一笑置之的

桥段。而我,还是喜欢凭借着另一座岛国的想象

让“冻柠水”一直都是“冷的柠檬茶”

“老板,买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