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云:写·字间 困徒之声

墨汁渗入纸张纤维的感念

声响细碎

痕迹纯粹

可我还是忍不住质疑

书写的神圣性

是不是虚荣的自夸

还是没有理喻的焦虑

啃咬坏死神经

并宣称——这是重生

无法解释的咒语一般

那些滔滔絮絮

是否只是

绝望的啼鸣

纸上无法振翅的永恒

囚困

是那么执意

想要和光线一起洒在

不怕泼出去的

自己

无法凝聚归返

那些不假思索的

那些任意妄为的

伪装作自由

算不算寥寥安慰

还是只有我闭上眼

选择不去理会

或者

当这些别扭怪诞的涂涂写写

是美丽的符号

我拒绝以矫情修葺丑态

自然地别扭

倾斜得坦然

匍匐纸上的旅程没有明确

之抵达并无关系

就算是一场任性的流浪吧

故事呢喃流透

规矩有致的纤维

恣意蔓延直到没有灵感的

天荒地老

而容颜还是那个模样

最是生涩与原始

行行不加修饰地

叙述如置身迷宫中的

自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