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农政:蓝扉恻笔

无意本天意。这浊世何曾有无意这回事。一切都在根尘间浮动。

清明已过,午后细雨仍霏霏,慎终追远的清冷仍一点一滴的搭在光明山清幽路上。仿佛有些什么须要清洗,说不上来,只能往清软记忆里清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