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艺君:一半

你的一半,埋在未来将要被埋葬的烟里。

从祖厝出来的小巷,是用石条铺成的小道。当年光滑的表皮已经褪去,青苔也变得复杂,这里阴森的一片绿意盎然。我记你是不允许这样的邋遢,可是你却注定要在这里被留下。

你是死过一半的人了。所以常常在我记忆紧绷的时候,偶尔捎来几个片段。断断续续的,还是小时候一样清淡。“女孩子不好这样。”你句子还是那样简短,你偶尔会说:“过来我问你。”我其实真的很抱歉,我已经忘记了你的声音,所以你的句子出现时总有一副孤冷的表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