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女人

我们是那个捡纸皮的婆婆

专门回收被丢弃的情感

我们是那个摆摊的算命佬

盘算着前世今生

我们是那个咖啡嫂

吆喝着端来人人的瘾头

我们也是那个收拾碗盘的大叔

整理清洁狼藉的日子

我们鬼迷了心窍

在街头拉二胡奏着一曲恋爱的挽歌

我们还是那只该死的蜘蛛

苦苦纠缠着一丝牵挂

这样的苟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