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边塞诗

葡萄美酒喝完了

残留杯底的

是故人的叮咛

边塞的苍凉

一卷唐诗在握

翻到七言绝句

隐隐约约,传来

急促的琵琶声

怀中的每根弦

经过一千多年

仍不断地挑动我

对斯人的万般牵念

你是否安然归来?

或就此埋骨大漠?

随着风沙,入夜后

四处飘荡、游移

今晚月色清亮

夜光杯盛满醇酒

醉了又何妨?我正想

低吟一阕凉州词

为古往今来的出征者

后记:多年前游丝路,经酒泉,购得夜光杯一对,近日拿出来玩赏,重读王翰《凉州词》,遂有此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