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

树木专注于雕刻路径

仿佛从一开始就明了

它将在一个仲春垂满白花

越过青砖墙。

种子试探过土,而我们并不了解

阻力因被推翻而显得细微

如果他是人,那么革命便肇于

不间断的试探与加深

他伸出的臂仿佛预言

枝桠刺入某个空间,光和水便凝固成

坚硬的佐证。

选择去哪儿,哪儿就绽放并开始摇曳

……实现不过是场绿茸舞

每一次折转的狼奔豕突

都在细雨和微风里

伫立在原地而张开的手

依然可以向任何方向编织

在所有实现与未实现的维度之间

最奢侈的莫过于选择了荡漾

并与树叶一样,保持脉络清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