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在花街留晚照

放慢脚步,踽踽独行于昔日的花街柳巷,让时光如针尖下的滴水缓缓流去……

旧居与惹兰勿刹近在咫尺,和早年居民口中常提的红灯区,也就只有几条街之遥。

宰猪弄

我家巷尾有一小公园,园中有用几根铁柱搭建成的秋千,两边垂挂的铁链子穿在一块长方形木板上。小时候吃过晚饭,就会独自到那儿去。双手拉住秋千铁链站上去,身子一弯,腿用力,秋千便荡得高高。站高望远,常见远处有二三辆三轮车的车夫,领口搭条毛巾,一脸汗水,踩着车子,按着车铃,一阵“铃铃”之声不绝于耳。风风火火、气焰高涨、火烧火撩沿着甘榜加卜大路朝向新世界游艺场的方向飞奔而去。女乘客是及腰长发,长发随风飘荡在蛋黄色夕阳余晖中;色彩斑斓,鲜艳夺目的薄纱裙子极短,黑色镶边花乳罩隐约可见;车子急急奔走在凹凸不平的马路上,一阵阵平地卷起的热风,有心无意地撩起不安分的裙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