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 一根温度计

其实谁都知道

这是一个不可能霜降的夏天

桥墩和桥

早就销声匿迹

只有阳光依然撩人眼目

金黄如故

当然,还有一条留下猫步

和温情的后巷

继续人来人往

也许,有骚人墨客或是

记者或是政客

匆匆走过

当然,也有酒醉横尸的玻璃樽

就在转角处

争论谁最有度量

你从记忆最深处的AR15枪管里

出一条

沾满污垢和铁锈的铜刷

轻轻一吹

四十多年的飞尘

洒落满地

唯独墙上那根不再准确报时

的温度计

白光灯下

依旧闪闪发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