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新造乳房会是什么模样?

乳房再造术有几种方法可供选择。其一是假体植入,可以有不同大小和形状。第二种方法是从患者背部、腹部或臀部抽取组织,用来填充切除的乳房组织。

X太太走进我的看诊室,身旁跟着忧心忡忡的母亲和先生。她30来岁,最近刚确诊患上乳癌。考虑到孩子还小,她希望能清除体内所有癌细胞,提高痊愈的机会。医生建议她切除右乳房,但她对乳房再造的效果仍有保留,对是否接受乳房切除术犹豫不决。

“医生,你真能为我再造乳房吗?新乳房会是什么模样?”X太太问,间中蕴含着心中几个急待解答的疑问。“癌症”这两个字素来让人一听就充满恐慌,患者需要医生向自己保证,自己所患的癌症是可以受控的。妇女也总认为一旦动了乳房切除术,女性特征甚至性生活都会受影响;没了乳房,是否也意味着自己身为妻子、母亲、女儿的身份也会大为削弱?

传统上,手术过程会把大量的乳房组织切除。发展至今日,只须切除少量乳房组织,整形外科医生也会同步动乳房再造手术。我向X太太说明自己曾为不少比她更年轻的妇女做过乳房再造手术,她们在术后不到一周就出院,对新造乳房也很满意。

我们讨论了X太太的情况,再三向她保证,整个过程中的各个不同阶段,医院都必定为她提供最好的支持和照顾。乳房护理护士从她确诊到出院都会在她身边给予支援。为了减轻她的焦虑,我问她要不要和同样做过乳房再造手术的乳癌病人交流?听取过来人的经验分享,有助于患者更有信心面对即将来临的一切。

当时,X太太显得很情绪化,对排山倒海而来的信息不胜负荷。我建议她三天后回来复诊,让自己有时间沉淀情绪,理清思绪。

再回来复诊时,她沉稳多了。那几天,她向护士了解了手术的详情,也听说了其他类似病例,同样接受乳房再造手术的妇女,痊愈效果普遍良好。

她想知道再造后的新乳房会是什么模样。我向她保证,手术的目的是让新乳房看起来自然,跟另一边的健康乳房相对称。如患者也想对健康乳房动隆胸美容手术,也可同步一次过进行。

我们既是以乳房手术为专长的整形外科医生,必当兼顾形体、功能、美感等元素,以及为病人呈现出最好的效果。乳房再造没一套标准的模式,而是根据个人的不同需求“量身定造”。

像X太太这样的病患,乳房再造术有几种方法可供选择。其一是假体植入,可以有不同大小和形状。先对患者进行测量,再选择最能与另一边的健康乳房对称的假体植入受影响的乳房皮下。假体植入乳房再造手术耗时较少,但因为植入体属于外物,可能须要每隔几年更换一次。

第二种方法是从患者背部、腹部或臀部抽取组织,用来填充切除的乳房组织。这个手术程序相对耗时较长,抽取填充组织的部位也会留下伤疤。

X太太考虑后,决定使用腹部组织来填充。大多妇女都倾向选择这方法,因为重建乳房之余也能消除肚腩,一举两得。尤其是对术后还得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来说,腹部组织会比假体植入更坚韧,抗压性也更强。

X太太听到乳房再造术可与乳房切除术同步进行,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担心腹部会留下疤痕,但疤痕毕竟还是能用内衣裤遮盖的。

其实,即使已切除乳房好几年的妇女,也还是可以在之后接受乳房再造术。她们之所以之前没做,可能因为接受乳房切除手术时没想要再造乳房,或是当时并不清楚乳房再造术其实是可以同步进行的。像这样的情况,如今要再造乳房,程序和选项其实跟X太太大同小异,也可从背部、腹部或臀部抽取组织填充。

患者还有第三种选项:从腹部或大腿抽脂,再用抽出的脂肪塑造成乳房模型。不过这方法就没法同步进行,而是需要几次手术,病患可能得跑医院好几趟。如果不想从自己体内抽取脂肪或组织,还是可以选择假体植入。

乳头和乳晕重建术则得轮后进行。一般在切除乳房时,乳头和乳晕也会与癌细胞乳房组织一并切除。再造乳房后,患者得等上六个月到一年,让新乳房的肿胀情况消退,完全稳定后,才可接受乳头乳晕重建术。这是个日间手术,患者一般在当日或隔日即可回家。

X太太的手术顺利,我们规定她24小时不得下床。最初几天,她感觉疼痛,后来渐渐消退了。孩子们见到妈妈好起来,都很开心。她先生贴身照顾她,甚至请假彻夜守候在床边。

护士们指导X太太如何在手术后照顾自己和她新造的乳房。物理治疗师教她怎么避免粘液和分泌物积累,减低胸腔感染的风险。X太太进展良好,第三天就可以下床走动了。当然,先生在身边不懈的鼓励和支持,也是X 太太最大的精神支柱。

术后第六天,X太太出院了。两个星期后她来复诊拆线,对新造乳房满心欢喜。她也为小腹变得扁平而兴奋不已。X太太如今又恢复了日常生活作息,准备在今年接受乳头和乳晕重建术。现在的X太太,自信满满地恢复了她身为妻子、母亲、女儿的人生身份。

(电邮:mysgh@sgh.com.sg)

(作者为新加坡中央医院整形手术顾问医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