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我的读者

“我只有一个读者,那就是我自己。我只有一个评论家,那就是我自己。”曾经写过这两句话,狂妄是狂妄了一些,但我觉得自己没有说错,因为我指的是写作过程中的我。至于作品完成出街之后,谁会读到,谁会欣赏,谁不欣赏,谁有话讲,这些,都不是我控制得了的。作品是我的,更是它自己的,它有自己的生命,它会呼吸,它会长大,它会被某某人带回家去。但也可能一出世就死了,寿命只有一个星期,只有一天,只有几分钟,甚至过目即忘,在茫茫字海中沉没,没有人会记得你写过什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