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蠹虫与白蚁

空气在自焚,汗水仿佛是躁动的蚯蚓,彳彳亍亍地爬满一身。

女儿自伦敦回来度假,一进入房间,便惊叫起来:“哎呀,妈妈,快来看!”一看,头皮惊得几乎飞掉了。

她那久无开启的书柜,爬满了一只只小小的虫子,僵冷的白色,体态轻盈,爬动时,速度很快。书柜成了它们的粮库,许多书籍被咬得七零八落。尽管从来没有见过蠹虫,但在乍见的这一瞬间,我便武断地说道:“是蠹虫,是专蛀书籍的蠹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