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自恋无罪 爱美有理

朋友在面簿上po了张照片。画面是印度尼西亚某城市的机场候机室,一个貌似30几岁的女人独自拿着手机在玩自怕。她非常认真地对着手机镜头歪头嘟嘴,在寻找自己的最佳角度,完全无视周遭人的眼光。手机镜头里的她也许漂亮,但现实生活里她那副装作的表情却很令人可笑。但在那一刻,她的世界里只有她和她Instagram账号的追随者,其他人怎么想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同样的情景,在新加坡和其他城市当然也常出现。但印尼人玩自拍、玩Instagram,在我看来,比其他地方的人还要认真。生活在社媒年代,潮人时时刻刻都在Instagram、面簿上贴图片,打造令人羡慕的人生。尤其是对于那些在2000年后出生的千禧世代来说,没有用照片记录在网上的生活片段,就等于没有发生过。

本世纪最受欢迎的发明——自拍棒,来到印尼名字变成了“自恋棒”(Tongkat Narsis,简称Tongsis)。这个名字取得太妙了。简简单单一支可延伸的铁棒,解决了自拍角度受限于手臂长度的问题,方便人们时时刻刻捕捉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当然,在网上分享的生活画面可是经过精心角度选择、美图秀秀修饰过的美美的生活。

当道的Hipster时尚在雅加达、万隆这两个印尼最时髦的城市,促生了许多富有设计感和概念突出的咖啡馆和餐馆。这些新餐饮场所一出现,立刻在社媒上被传得火红,让更多人趋之若鹜。

最近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就开了一家非常instagrammable的咖啡座。这家咖啡座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的室内空间围着一棵大树来设计。到了傍晚时分,树上的叶子自然折合,让身在室内的人们,也能感受到大自然的规律作息。我原本以为可以在这个美丽的环境里打电脑工作。但我很难不分心抬头看周围正在忙着为他们的instagram取景的妙龄少男少女们。Hipster这个概念原本所强调的叛逆和与众不同,在经过主流文化的过滤后,只留下千篇一律的时尚造型和视觉形象。

昨天从朋友那里得知,古老的印尼梭罗市原来有着最与时并进的机场。这个机场虽小却为使用者设想周到,除了提供一般的行李寄托服务、回教祷告室设备,还有转为自拍用途所设的景点角落。你猜得到机场怎么称呼这样的设备吗?没错,就叫“自恋角落”。下次若有机会到梭罗,大家别忘记到自恋角落留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