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之恋栈

那一堂课,讨论哲学思想里,有关神的临在性,与人只能有限地体认生命的真相。论及时间与空间规范时,我问:“时间都到哪里去了?时间是什么?”自古以来,这是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曾问过的问题。最后,我对瞪大眼的全班说:“时间是当年你怀里的孩子,像一个小小的枕头,”我比了一个手势,“如今呀,在你面前,成了给你遮荫的……”我又做了几个夸张的动作,大伙哄堂一笑,一下子呱噪起来。跟着,我指一指自己开始结霜的鬓角,说:“这,也是时间。”这一回,大家却异常安静地注视着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