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我走得到

我一直遗憾于自己的学业。提起来,波折得很。少年时初中毕业那年,我与父亲说,想去腊戌读高中,父亲不许,说要去,也得去发达些的地方,怎么还往更穷的地方跑?我又说要去台湾,可以半工半读,他也不允,说那又太远。

我喜欢读书,嘴上不说,心里却十分难过。我常常想,如果当时去了台湾,或许腊戌,现在就不用这么劳累了。当别人用心创业的时候,别人毕业后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的时候,我却还得在下班后匆忙的赶往学校。何况到了这个年纪,读好一门学业,已然成为心愿,而非喜好。我渐渐的不热衷上学,是因为在新加坡读宝石鉴定时给了自己过大的压力。因为有一位同学考了四年都没有考上。近乎全部读书的热忱都用在了那一年多里。后来不从事这行业,我才意识到自己为上学,有点乱投医的样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