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物

阳台上,光停于叶,朝颜攀着绿色的鸢形,延石墨色阶印刻云的影子。花苞褶红,向内折射彩虹的质地。微风模糊线条,抹开的云雨未干,低落一地透明水彩。阳台物静,人声隐蔽,色彩焕然猫步。我坐在上午与下午的交界,让足音静止,吸取土地的重量,视线关注所见之静物背后的流动与循环。

静物其实并非静止之物,而是安静之物。从前看祖父画的静物,内心怀抱着难以平息的倔强,总觉得摆放在眼前的是刻意经营过的定格,为了构图上的美感而摆放的物件,是“物件”而非生活中存在的静物。看祖父在米白色的画布上面重现眼前的静物,物件的实体在我和他的视线之间,从实到虚,从虚到实,从轮廓到上色,画布上的静物竟有了声量。仔细寻找错落在静物四周的动静,才发现原来静物其实并非静止,而是在目光捕捉的时刻里暂时安静下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