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希拉莉是女斗士

那天早上被希拉莉吓倒了,怎么忽然老态龙钟了这么多,眼睛没法往观众席上直瞧,似乎是怕光,又似乎是疲惫,仿佛一位老太太忽然被人吵醒,从睡房里走到客厅,措手不及,有几分尚未睡醒。

真担心她撑到半途已经不支倒地。

幸好只是初时。幸好当辩论进行了十分钟,她即渐入状态,双眼重新迸发光芒,像两排机关枪射向特朗普。毕竟是斗士,不,是斗女,斗了这么多年,从人权律师到第一夫人,再到参议员而到国务卿,总统之路只差一步之遥,就这么一步了,只要深呼吸几口气,挺胸收腹,便可把斗女精神重新召回。希拉莉回来了,像Iron Man一样,尽管被坏人追杀到走投无路,只要有机会把铁甲装备穿戴到身上,立即似吞了30颗伟哥般澎澎声挺直所有能够挺直的器官,长驱直入,把对手杀个片甲不留。

所以在这场辩论里,我们有幸看见希拉莉的幽默与机智,淡定与风采,而这都不是多年以来的男候选人所能展呈。一个多小时的出色表现,希拉莉让美国人相信了——除非你本来就痛恨民主党或女总统——她已经充分准备好做一个优秀的美国总统。

但这绝不代表希拉莉的健康不让人担心。辩论上的精彩表现,不知道有几分是由战斗所激发?一旦坐到椭圆形办公室内,并非时时刻刻都有像辩论一样的肉搏只揪,希拉莉不知道会否回复颓态,能量指数直升下降?或许辩论初段的老颓希拉莉才是“正常”的希拉莉,后段的奋勇只是挤尽每一滴肾上腺的搏斗效果,肾上腺总不能一天十个小时十二个小时地维持于高位,那么,我们很难不担心她能否尽完四年的总统职责。

可是,担心又如何?

总不能因为担心而把总统权力交给像特朗普一样的疯子吧?虽然特朗普其实不算真疯而是装疯,若非这样他根本难以攫取美国右翼选民和排外白人的支持,他可比谁都聪明。特朗普是赤裸裸的真小人,代表着弱肉强食的赤裸裸的蛮荒资本主义精神,所以当希拉莉指责他不缴税时,他耸肩道这表示老子够精明;当希拉莉指责他找人做了事而不付钱,他又耸肩道这只因老子不满意他的做事成绩。奥巴马曾说特朗普连最基本的decency都欠缺,若用中文表达,便是“这家伙真是没品!”,这应是历来对他的最扼要评语了。

立国数百年,美国可能首有女总统,却同时有了一个最没品的总统候选人。最坏与最好的相冲,或是美帝之命,一生一死,且看美帝运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