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曦娜:九皇爷游神忆旧

在我的记忆里,九皇爷诞是当年整个大成巷一年里最盛大的事,一系列隆重热闹的庆典,从农历八月底开始举行至九月初九,可说是村民集体膜拜九皇大帝的日子。

听说文物局资助一群学者研究九皇爷信仰文化,看到新闻时,不由得想起,小学时代曾经天天走过的大成巷凤山宫九皇爷庙。

1960年代中期,我在坐落于大成巷葱茅园的凤山学校就读过两年半,校舍范围内有座庙,庙宇附近有一棵老榕树。我们上学、放学都会经过那庙宇,下课休息的时候,有时候贪玩,三几个常在一起的同学,有事没事也会往庙里钻,那庙就是有名的大成巷葱茅园凤山宫九皇爷庙。

因为历史的因素,我有两所母校。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原本是在坐落于惹兰友诺士的新生学校读书,但因为那一年发生的种族骚乱,我们家从原来居住的马来人密集的甘榜迁移到华人聚居的大成巷,我也因此小四还没念完,就从新生学校转到凤山学校去。

本地中医师李金龙出生、成长于葱茅园,在他的著作《日治时期的童年生活》中对大成巷与葱茅园有这样的描述:“葱茅园范围是从九皇大帝庙为起点,庙前一条支路可通至大成巷………葱茅园有两所华文小学,一所叫公立凤山学校,另一所叫公立大侨学校。这两所华文小学是村民子弟就读的学校。”

往昔以种植葱茅为主的葱茅园村子,由于与长长的大成巷相连,人称“大成巷葱茅园”。凤山宫建于上世纪初期的1920年代,早已是百年古庙。据说,命名凤山宫因庙后是风水学所称凤穴。为了让村中小孩有受教育的机会,由凤山宫创办的凤山学校,最早还是从私塾开始,一度靠信众捐出的香油钱办学。

我曾经想向李金龙医师了解多一点有关葱茅园、大成巷与九皇爷庙的事,可人事无常,世事更是难料,还没来得及请教李医师,有一回人在旅途,接获好友美娥来自新加坡的电话,说李医师突然就远离人世了。

都说大成巷是个龙蛇混杂,流氓及黑道人物出没的地方,尤其在双枪大盗林万霖几乎等同于大成巷的年代里,大多数人没事不会到大成巷去。可说真的,也许基于江湖上不吃窝边草的潜规矩,在大成巷生活的那些年,倒也不觉得受到什么地痞流氓的干扰。

在我的记忆里,九皇爷诞是当年整个大成巷一年里最盛大的事,一系列隆重热闹的庆典,从农历八月底开始举行至九月初九,可说是村民集体膜拜九皇大帝的日子。凤山宫九皇爷庙从迎神开始,到祭拜,演戏,吃斋,游神,其热闹程度,超越了一年里的任何一个节日。

那前后十余日,我们每天到学校上课,总看到庙里香火萦绕,前来膜拜的香客络绎不绝,一些信众更在九皇爷诞期间,连续九天,或在最后三天茹素吃斋以示对神明的敬意。庆典期间,也常看到村人手上系着黄布带,大人们说,系上黄布带可以保佑平安。因此有人说,九皇爷诞辰是一个信众集体持素戒荤的节日,也是一年一度集体许愿的日子。

从农历八月底开始,九皇爷庙前已搭起戏棚,连续十余天上演福建酬神大戏。夜里大戏上演时,戏台周围人头挤挤,贩卖饮料的、食物的流动小贩,夜里在摊前亮起煤气灯,夜夜灯火通明,俨然那个年代的嘉年华。

九月初一,善信们到海边迎接九皇爷之后,庙宇更是香火鼎盛,一些信徒穿上白色衣服,腰间还系上黄带。最热闹的是九月初九这天晚上,是送九皇爷回銮的日子。晚上八九时,送驾游行的队伍自凤山宫出发,从葱茅园朝大成巷的方向游行,花车、鼓乐、龙狮队等一路浩浩荡荡,锣鼓喧天,九皇爷的神轿由数人扛抬,而我难忘的是,神轿总是一路前行一路晃动,所经之处,信徒执香紧随,长长的大成巷里,家家户户在门前摆上香案、贡品,恭迎“圣驾”。在九皇爷经过门前时,点了清香膜拜。游行队伍一路护送九皇大帝的香炉到海边,一直到送香炉漂向大海,整个庆典才完成。

李金龙也在其著作中为葱茅园画下句点:“……1977年,新加坡政府为了发展工业区而征用土地,走过近百年风雨沧桑的葱茅园终于在新加坡消失。”大成巷葱茅园凤山宫目前的地址为德福12巷。初次看到这地址时,我曾经也疑惑过,是旧庙拆除,凤山宫搬迁新址了吗?图片中看到的那新颖亮丽的新庙,与我记忆中童年时的凤山宫九皇爷庙是何其不同,打探之下,才知道新庙是在“原地重建”。那么,那消失了的葱茅园是现在的德福12巷吗?我曾经因此特地走访德福巷。

目前位于勿洛北的凤山学校,亦已不是当年坐落在凤山宫九皇爷庙旁的我的母校,昔日的凤山学校,在大势所趋下逼于无奈关上校门,聊胜于无而又借尸还魂般,“凤山”校名倒是保留下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