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时间到了终点

刚过去不久的8月份,立秋,重游美国东部,初秋乍寒乍热的天气。当年的穷学生纽约旅行就住在母亲朋友布鲁克林的家,那年的冬天是寒冷但憋着不下雪的冬天,屋里有暖气,我们就暂住在屋子的地库。

当年的男主人年纪不大,披上晨褛的他看起来有点虚弱,患病但精神看起来不错,我们还在晚餐后聊了几句,兴趣十足的他还谈到在美国电报电话公司上班的情形,不久就听到他病逝的消息,不知道当年我们老远带给屋子主人的夏威夷豆巧克力他们喜欢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