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华丽变身

在众多旧警察建筑物当中,华丽变身的除了禧街警察局,便是麦士威路的交通警察总部了。

禧街警局建于30年代,变身之后,色彩斑斓的窗户,成了新加坡河畔一道瞩目的风景,不但是政府新闻来源的“重地”,也是文化艺术展示的平台。新颜讨好新一代,内涵贴近古灵魂,上一代亦乐观其变。

余生也晚,来不及见其当年风采,对它的“前世”所知不多,比不上对交警总部熟悉。在各警署“串门”的采访年代,被称为最长走廊的交警总部,留下我多年的足迹。

交警总部旧址如今成了德国境外第二个红点设计博物馆,10年前列为“历史遗迹”。红彤彤的外观,像盛装的妖艳女郎,路人皆行注目礼。这座“大红楼”内的设计展品其实不多;夜店、餐厅和咖啡馆等设施,格调和氛围还颇高档。

交警总部1999年底别具特色的告别仪式,犹历历在目。72辆交铁骑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从“老家”开往乌美3道“新家”,象征用了72年的建筑走进了历史。

从1972年黄仕英当交警局长开始,我常登门“突击”。经历了最少七个“朝代”。七个局长作风各异,除了两个不太投缘,其他五位对我这个“七朝老记”还算客气。

这两个局长,一个是“重英轻华”的非华人。他对某西报女记者特别照顾,记者会必定要等她到来才开始。另一个则自以为“功高盖主”,还好他手下的公关,懂得帮他打圆场。当时的交通警局不归全国警区司令管辖,局长可自行发布新闻,而且还有本身的公关,安排写些防范车祸以及交通安全的信息。交警公关之中,黄陞格、云昌海和胡家财是最有人缘的。

历任局长,最短的不到两年,最长的是9年。我最常打扰的是“两蔡”——蔡子益和蔡振杰。

蔡子益时代是飞车党横行的后期,有时会安排报界随队追缉死亡赛车手,惊险刺激,虽得从半夜采访到天亮,可也兴致勃勃,毕竟那个时候正当年少力壮精神好。

蔡振杰年代是取缔行动与宣导教育齐下,他常和手下聚餐,听取意见。我曾多次出席他们的午餐,听取了不少交警的苦与乐。

最记得是一个去世多年的老交警,谈起交警“沧桑史”时说,那时的铁骑交警,一般人戏称“白老鼠”,在那遥远的30年代,月薪还不到30元。

那是一杯咖啡一分钱,一分钱“大过”牛车轮的年代!


笔心

新颜讨好新一代,内涵贴近古灵魂,上一代亦乐观其变。——何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