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荒地里的传闻

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马拉维ACC校方第二晚在大殿旁升起了两堆营火,把中间大片沙地的表演区照耀得灯火通明。节目开始由百多位院童轮流在寒风中展现他们平时所学,各显风采的歌唱、武术、舞蹈节目,看得我是百味杂陈感触连连:上天给了他们才华,却把他们困在荒漠野岭里不得发挥。

节目进行到一半,突然接获校方要求我们来宾弹唱几首歌回馈给孩子们。于是连忙与剑峰商量,借了两把前人留下的吉他,准备双琴合拼给孩子们带来一个惊喜。

临出场时发现吉他走调,立即退出演出中心移到场边想等调好琴后再上阵,怎知随后表演的歌舞声浪太大,任我们怎样调整都无法抓准音调,只好沿着场边走到另一头的建筑屋内寻找适合的调音处,不料空屋的回声还是很干扰,于是越走越远,发现了一处隔音不错的空间,赶紧闪入回身把门给掩上,门关上后一股尿味冲鼻而来,仔细一瞧,发现原来是间厕所。

既来之则安之。调啊调的,终于将两把跑音的吉他抓准了调,正兴高采烈的想开门回去同欢一番,一看门面,不妙!门上没把手,我们被锁住了!立时高声呼叫敲打拍撞,怎奈外头节目的扩音器声量远远盖过两人的原声带,无奈,只好相对傻笑站着等待有缘人前来搭救。不久,幸好有几个院童发现我们没回来,沿着来时路找着了闷呆的两人,然后找来一根汤匙撬开门锁把我们从尿味中解救出来。

狼狈的回到表演沙地,刚开始要弹唱时又发现音响系统完全无法衔接吉他和声筒。两人眼看校方、孩子、嘉宾都在等着,于是把心一横,用尽了所有的指功声力,弹唱了两首完全走样的歌曲,曲毕,400多名院童热烈鼓掌。也许他们以为文明世界的歌曲本来就是这样唱的,还没等得及我们解释,他们已第一时间随着播出的强劲音乐,一窝蜂的涌进沙池把我们给团团围住,激舞狂欢间,实实在在地把夜色推向最原始、最狂野的深处 。

营火渐弱,夜色低垂,我持着录像机边撤边拍人性的最初:那是一个没有对错的世界,哀乐随缘,生死由天。当晚回到宿舍累得亡故般地深入荒乡野梦,没想第二天睡醒返回人间竟听到这样的传闻:昨夜有两个大男人躲在厕所里——调情!

笔心:我持着录像机边撤边拍人性的最初:那是一个没有对错的世界,哀乐随缘,生死由天。——黄宏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