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颜色的翅膀

颜色,疯了;红蓝青白、黄紫褐绿,全都疯了。它们长出了翅膀,“扑嗤扑嗤”地在这个拥有千余年历史的古城四处乱飞,顽皮地钻进了362条纵横交错的巷子里,停驻在千家万户的门扉上、墙壁上,将那一幢幢古老矮小的房屋化成了缤纷璀璨的彩屋。这些兴高采烈的颜色,也“扑嗤扑嗤”地飞到了衣着上——在巷子里来去川行的女子,服饰鲜丽得连影子也斑斓呵!

埃塞俄比亚东部这个建在海拔1800米高地上的哈勒尔(Harar)古城,真是一个绚丽得叫人吃惊的城市啊!

过去,位置居于优势的哈勒尔古城,曾经是一个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商业大城,是印度、中东和非洲的贸易重镇,它也因此被誉为“东非的门户”。然而,20世纪初,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铁路建竣之后,哈勒尔作为区域贸易中心的地位也全面没落了。尽管时代的巨轮向前滚动了,可是,历史却在这儿留下了痕迹;来自印度、中东和非洲诸国那比蝴蝶还要繁复绚丽的色彩,也在这儿烙下了永世的印痕。

哈勒尔古城,神神秘秘地被一道4米的高墙围绕着,设有六个城门,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古城目前有居民4万余人,处处都跳跃着凌乱而又活泼的生命力。

古城面积虽然不大,然而,那300多条错综复杂的巷子宛若迷宫,一进去便像堕入迷魂阵,要找出口,难若登天。我们从善如流,请了识途老马哈林当导游。有了导游,我们也就放胆放心地在古城乱闯乱走,而古城那种令人难以喘气的美,也一览无遗。

颜色,是古城最大的亮点。每年伊始,古城居民一定为屋子更换颜彩,每一所屋子所髹的颜色都不一样,色与色,毫不和谐地互相撞击,但是,这种好似在竞技的大热闹,恰恰就形成了巷子与巷子之间独树一帜的大魅力;我啊,连眸子都被染得五颜六色啦!

和颜色同样喧哗的,是古老缝纫机日以继夜地发出的声响:“轧轧轧、轧轧轧”。缝纫业在此是千百年的传统行业,裁缝师惊人地多,色彩像瀑布一样,从一架一架缝衣机流泻下来,地上湿漉漉的,全都是颜色、颜色、颜色。

在哈勒尔古城,处处都看到友善的笑脸,给我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一个没有宿仇的地方,是一个让居民住得安心而让访客逛得舒心的地方。在哈勒尔,占了70%的回教徒多年以来与基督教徒和谐相处,形成了各自美丽的文化景观。

在哈勒尔古城里,总共有82座回教堂。此刻,正是祈祷时间,许许多多回教徒涌向巍峨的回教堂,诵经之声不绝于耳。饱食的鸽子在空中飞舞,尖尖的喙衔着一则一则独独属于古城的、耐人咀嚼的故事;一个不小心,有故事从喙里掉了下来,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朵艳丽的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