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鸣:看音乐

《四季》终褪去浓妆艳抹,素着一张脸,用我听得懂的直白、人性语言跟我对话。整场演出我从头哭到尾,看的不是舞蹈,看的是音乐。

友人因米兰时装周赴意大利工作一个多月,她明明是时装模特,时装秀没顾得上走几场,反而在紧赶慢赶听古典音乐会。“连空气里都逸荡着古典音乐”,音乐表演系出身的她,意识到意大利才是她“灵魂的故乡”,不为华裳,却为琴音。而在“灵魂的故乡”,斯卡拉大剧院又为她“灵魂的圣堂”,虽然古典音乐响彻米兰、威尼斯或罗马的教堂、广场、公园、街道、社区,甚至超市——超市的收银员小伙子随便一嗓子,都有歌剧架势,不过,她说好音乐还是要到正规大剧院去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