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夏宗:品

李光耀先生对于筛选领袖的人品要求十分严格。他认为愈是聪明的领袖,一旦品德上出差错,对社会所造成的损害会比一般人更大。因此他在看人时把品德放在至高点。

一个想问鼎总统之位的富翁,却又被桃色新闻、模特儿妻子以及逃税问题所纠缠的人,大家应该马上会想到一个人:特朗普。其实有同样特征的还不只他,曾经三度当选意大利总统的贝卢斯科尼,就因为好女色以及逃税问题而被起诉。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在任期内离婚再娶了一位名模,类似特朗普的“品味”。在美国自己的媒体不断炒作下,全世界都在等着看笑话。特朗普绝对不应该当美国总统,也不适合当一个21世纪的总统。他更像是一个军阀年代的产品。假若特朗普当选,就是开了民主很大的一个玩笑,也是美国道德品格的一场劫数。自从民粹主义大行其道之后,我观察到全世界的政治舞台起了剧烈变化。从前领导必备的道德观正不断的被挑战。人民似乎在寻找一些更有个性和亲和力高的人带头。像伦敦那位永远不梳头发的约翰逊前市长和台北市喜欢胡言乱语的柯文哲市长都是案例。领袖有没有品,尤其对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如果表里只选其一,我们寻求的应该是品德而非品味。

历史上有中国的武则天和英国女王当政。女人当家的例子不多,因为要在一个由男人架构出来的政治秩序内当一个领导着实不简单。美国有许多白人男性选民无法接受自己的黑人总统,更无法忍受由一个像希拉莉的女性来当总统。在抹黑她的当儿,却没预料会杀出一个像特朗普的程咬金。女性在处理国事的方法会比男性有温度,最低限度她们不会以打黑的名誉当街处决毒贩,也不会无聊到以为在两国边境建立一道高墙就能够解决非法移民的问题。

我乐见一个由女性统领的世界,并期盼她们能够带领人类走入一个新的秩序思维。假若希拉莉胜选,在G20里除了美国总统就还有德国的首相和英国的首相。三位大国的女人再加上韩国女总统朴槿恵,以及缅甸的翁山淑枝,她们能够改变世界吗?这样的契机难得遇上了不去拥护, 更待何时?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