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完全的隐居

完全失去所爱,是多么强烈的失落?所爱之人并非离开自己到了另一个地方,而是全然地否决了存在的这件事。这样的分离,会是多么的令人不知所措?不管走了多远,也无法与那消逝了的人再见上一面;不管过了多久,也无法再重温与那消逝的人共度的时光。这样的分离,会是多么的疼痛?

幸运如我,至今尚未在生命中经历这样的疼痛,但却不只一次多虑地想象,如果这样的痛楚不幸降临在自己身上,届时该面对的,会是一个怎样的生活?每天在镜子中见到的,会是一个怎样的自己?光是想象,心就已痛得无以复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