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罪“话”

在联合晚报《拍案惊奇》专栏撰写40年来的各类罪案,不知不觉已有三年,如今要结集成书,先出版《警匪喋血》和《悬案疑云》两个系列,在重新校审和润饰稿件的当儿,感触良深。

要感谢晚报总编辑李慧玲给我机会“练笔”,退休之前的十多年,在联合早报伏案审稿、排版和打题,常自我调侃是“改稿机器”。伴度漫长黑夜的是文字,纠缠不清的也是文字,却始终定格在“改”的范围,跟文学创作背道而驰,越行越远。

1